各方动态新闻时评 专题论坛 内部通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时评 >

工人维权运动的合法性不容诋毁

时间:2015-09-07 17:15来源:工评社 作者:秩名 点击:
前不久深圳庆盛厂工人集体维权的最后阶段,微博上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恶流,其矛头指向庆盛工人维权的支持者,指责所谓“背后黑暗组织”“工人被背后的组织利用了”“反势力组织

       前不久深圳庆盛厂工人集体维权的最后阶段,微博上出现了一股莫名的恶流,其矛头指向庆盛工人维权的支持者,指责所谓“背后黑暗组织”“工人被背后的组织利用了”“反势力组织”“幕后推手的煽动和挑唆”等等。值得注意的是,这股恶流出现在庆盛工人微博及所有同情者微博都被禁言、甚至多次被注销、封杀的背景下,出现在资政联合胁迫工人签订不公平协议、拘押了多名工人的情况下(直到今天还有工人被刑拘,已两个多月),但散布这些谰言攻击工人维权的微博、或为资方辩护的微博都畅通无阻。如果诸位看过本社此前对庆盛工运的几篇分析文章,更知道庆盛厂的幕后老板们有的政治背景不简单,还有的就是跨国资本巨头。

 

       从表面上看,这股舆论恶流好像只是指向庆盛工人维权运动背后的某个第三方,但先且不管这个第三方究竟怎样(本文后面再以独立、明确的工人阶级立场与古今中外的工运常识来回答这个问题),这种舆论其实是抓住了一部分小市民的保守心理,通过对工人维权行动的某一非主要方面进行模糊的、暗示性的抹黑,从而在感性层面让那些本来就不怎么关注工人维权的人更加疑惑、感到担忧、想要疏远,最终达到让人们否定这个工人维权的效果。简单说,从表面上看这个舆论的矛头指向与工人维权运动有关的某个第三方,但实质上却是在编织一个理由,实质是否定工人维权运动。

 

       从这个意义上说,庆盛维权案出现的这股舆论,已经不只是在攻击庆盛工人集体维权,而是对整个劳工界、整个劳工维权事业的合法性的诋毁和攻击。这虽然是一个似乎没有明确证据来自何处的谣言,但其针对性和发生背景、时机、场合都太过明显,这些谣言与资政方打压胁迫庆盛工人的现实动作配合得太过密切,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在当前工人运动中出现的、要根本推翻工人维权运动合法性的政治企图。这是一个虽然看似如鬼火般高低明灭、但实质非常严重的政治信号。

 

       2015年,即这所谓世界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竟成了法西斯在某战胜国兴起的一年。无论古今,法西斯苗头的崛起,首当其冲就是针对底层劳工抗争的。如果说今年2~5月山西恶警打死河南讨薪女工周秀云案的险恶动向,标志着劳工个体维权的合法性遭到无情践踏,那么笼罩着7月份广东庆盛厂集体维权的恶毒政治谣诼,更标志着劳工集体维权的合法性遭到诋毁,——即使这些践踏或诋毁都只是在地方上较小范围带有试探的、权宜的、或可能暂时的性质,但这些都已是非常严重的政治攻击。这些仇视群众抗争、仇视工人运动、辅助专制暴力的恶流,在政治亲缘上都相当接近法西斯主义。在今年所谓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不啻是一个最尖锐的讽刺!从支持工人维权运动和工人阶级利益立场的角度,我们的回答旗帜鲜明:工人维权运动的合法性不容诋毁!

 

       当今中国的工人维权,只要工人集体维权形成持久运动之势,其首先原因必在于工人群众自己的团结坚持,群众有群众自己的眼睛,内心有自己一杆秤,他们对攸关他们切身利益的事情的积极参与决非“不明真相”能简单抹杀。在劳工维权工作中,群众对维权的肯定和对维权者(其中很多就是工人出身的)的认可,就是对谣诼者最雄辩的反驳。实质上,任何社会事物的合法性,归根到底是由大众及其舆论所赋予的,但占据统治地位的敌视工人阶级的右翼当权者却完全可能僭越一部分大众的舆论否定劳工维权(周秀云案正是如此,庆盛工运案也出现了舆论抹黑的苗头)。合法性的本质,并不只是现有法律的赋予,那只是狭义上的合法性。在法律上,主流舆论上,公共道义上,众人的口碑中,其实是从上到下、相互有联系的合法性源泉——换句话说,法律只是最高的表现,但还未必完全具有合法性,在实践磨合过程中还会有具体做法的调整、甚至修改条款,而最基础的合法性源泉还是在于众人的直接经验感受和口碑。

 

       如果打着“追究法律责任”的旗号,诋毁、否定广大工人群众所赋予的合法性,最终结果必然是:那些与工人维权运动作对的势力纵有再大的政治能量,也是把自己推到广大工人阶级群众的对立面,等于自掘坟墓。极为讽刺而且很可笑的是,深圳庆盛厂供应商之一日本优衣库,就曾经在2011年在其国内对一家揭批其严酷劳动环境的日本杂志“追究法律责任”,还提出了高额的索赔要求,然而2014年底却被日本的最高裁判所宣布优衣库方诉讼无效。那么,资本家们还要故伎重演吗?还要再把脸丢一次吗?在深圳庆盛厂的幕后,究竟是谁再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自己所属政治势力推向工人阶级对立面、甚至努力给某个现行政权挖掘坟墓呢?

 

       现在再来说说开头提到的政治谣言——许多人可能最关心的“幕后组织”问题,不了解的人可能还真以为这是什么秘密,然而庆盛工人委托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作为劳资集体谈判顾问,这事是公开写在集体谈判邀约书里的,邀约书是6月罢工之前就递交给资方、也试图在后来的上访中通告给政府、并早就在网上公布了的。至于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有着公开的知名度:在他们主办的网站上以及政府官方的网站、主流媒体都可以搜索到他们不少工人维权事迹。准确来说,劳维律师事务所还不算劳工NGO(非政府组织),而是属于得到政府公开支持的、专业劳动维权的律师事务所;广东的官方工会还多次全权委托劳维律所介入工人维权,包括深圳市总工会至今仍很引以为傲的2007年盐田港劳资集体谈判,就是深圳市总工会全权委托劳维律师为盐田港码头司机做谈判顾问的。

 

       律师依据法律协助解决民事纠纷,从事维权工作,为当事人辩护,这本来就是律师这个职业的份内事,否则就不叫律师了;劳维律所作为劳动维权界知名度很高的律师团队,多年介入工人维权,得到了工人的委托授权和公开认可;律师不仅可以担当支持劳资集体谈判的顾问角色,如今更重要的是对于仍然身陷囹圄的维权工人代表,律师发挥着重要的依法救援作用……所有这些律师协助工人维权的基本工作,有什么可以责难的吗?

 

       但如果有谁硬要从“工人阶级立场”说:但工运介入者有他们自己的特殊利益,与工人阶级利益是不同的,非工人族类,其心必异,必不可信……那就成了似是而非的谬论了,因为两百年来的国际工人运动和一百多年来的中国工人运动从来都可能有其他介入者,而很多介入者都有自己特定的利益,比如有的是靠特定的收入用以谋生、而不可能全都像工人那样根据自己的劳动从工厂企业那里领取工资,中国共产党的光荣工运历史上就有劳工律师的公开介入(著名的例如二七大罢工中英勇就义的施洋律师),就连参与工人维权的工会干部,如果他是从工会财政而不是直接从企业那里领工资的,他的利益其实也不同于普通工人的利益,那么难道工会干部就一定不利于工人、就不应该参加工人维权吗?如果按这种逻辑,那么最好的工人运动就是工人拒绝掉任何帮助、完全自己来做,连工会都取消掉最好!然而这种荒谬的逻辑不符合工人阶级的利益,更符合资本家和维稳者的心意。(而且这种逻辑也正好违背维权常识——如果工会干部是和工人一样直接从企业拿工资的,他们为工人维权势必受很大阻碍。)

 

       从工人阶级自己的利益立场来讲,劳工维权的支持者、介入者确实可能有非常不同于工人阶级的利益,严格来说也不属于工人阶级一部分;现阶段的即初级阶段的工运,很多劳工维权支持者乃至介入者其实较多是属于某种中间阶层(例如其中有很多是关注劳工的媒体人、知识分子、律师、退休干部、小生意人、其他社会人士)。这些中间阶层较多起到了劳资调和的沟通中介作用,甚至不少维权介入者与政府走得很近。但是工人阶级有自身的利益和团结力量,构成了一切能够持续的集体维权的基础与核心,一个成熟而自信的工人阶级团结力量,完全可以学习利用其他阶层的知识和技能争取自己利益。当然中间阶层也会利用工人阶级达成他们的特殊利益和特别目的。从客观冷静的实质角度看,我们可以把这些“相互利用”都看做一个司空见惯的市场交易行为。也就是说,我们工人阶级不必把同情支持劳工维权的中间阶层看做道德纯净的圣人精英,那些中间阶层也不必把工人阶级过度想像拔高为神圣伟岸的社会存在,主流意义的工人运动从来都不是崇高美好的世外桃源,而始终遵循着阶级社会的法则;只要不同人群之间相互尊重、保持距离的合作,只要追求工人阶级利益最大化的那部分觉悟工人和先锋分子力争发挥尽可能多的杠杆支持作用和利益导向作用,仍有可能推动促进整个鱼龙混杂的工人运动的前进,仍有可能促进不同群体在整个工运初级阶段“各取所需、各尽所能、各得其所”。

 

       我们工人阶级只要做到始终认清自己利益,尤其在关键时刻坚持自己维权行动,排除某些损害工人利益的别有用心的干扰,这种利用就不会让我们受到太大的损失(利得工人第三次罢工就自发地、朴素自觉地做到了这种坚持,甚至能冷静辨别工人群体自己与介入者不同的利益、理智做出评判和选择,参见我们对广州利得工运的总结或罢工第五天的工友群聊记录)。所以,立足于争取工人阶级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即使非工人阶级的那部分劳工维权介入者,也可以成为工人阶级积极争取团结的对象,让他们为工人运动发挥光和热哪怕暂时也好,而不是犯“左派幼稚病”似的一概拒绝其他阶层介入。

 

       但关于劳维律师介入工人维权,其实最讽刺、也最荒谬可笑之处在于最近八年来深圳当局态度的重大变化。对比仅仅几年前,今天深圳当局针对所谓“庆盛工人幕后黑手论”等恶毒政治谣诼的默许态度,还有深圳市总工会的其他一些重要变化,简直是转过身去猛烈抨击自己过去干的事情。

 

       首先,还在2008年,官方的深圳市总工会不仅认可律师参与劳工维权,更是公开向全社会招标、签订协议与七家律师事务所合作(包括劳维所)让律师代表工会参与劳工维权,律师免费为劳务工打官司,律师费则由工会支付。

 

       距今整整四年前,2011年8月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还发文,以当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谈论“社会建设”的重磅话语打头阵,专门大谈深圳市总工会聘请律师为劳务工维权的事迹。由此来看,当年深圳市总工会还大力发展工人维权的“幕后黑手”,此外竟然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现已任国务院副总理)、中共广东省委机关报一起为“幕后黑手及其帮凶”站台?

 

       与今天对比更具讽刺性的是,还在2007年,劳维律师作为深圳市工会委托机构代表工人谈判的成功经验,正是激发深圳市总工会这一“全国首创社会化维权”(南方日报语)的直接原因;同年,官方的广东省律师协会还站在官方立场上授予劳维所“维稳突出贡献奖”,「成为深圳唯一“获此殊荣”的律师事务所。」(据:财新《新世纪》2012年一篇报道)

 

       第二,在本次庆盛工运中,资方抹黑舆论里也出现了一种论调,指控“庆盛工人之所以名声都传到了外国,就是有人在捣鬼”,这与今年上半年全总高层也出现的“境外敌对势力与工会争夺职工论”遥相呼应。前不久深圳市总工会副主席王同信的一段话,为这些论调做了注解:

 

       “企业工会的普遍缺位使劳动关系治理陷入一系列困境……劳资冲突不断外部化和社会化。简单的经济纠纷事件总是无法在企业内部得到协调解决,总是需要通过社会和政府的关注才能得到解决。而就在这个过程中,事件通过媒体和网络大量传播,并夹杂着大量复杂的社会情绪而被放大,从而不断加大事件的处理难度。”

 

       这段话看似有道理,但事实上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前几年深圳当局及官方工会还很热衷大谈“社会建设”、支持工人维权时,就已经有很多工人诉诸于网络以及主流媒体的大量传播(例如2011西铁城罢工、2011海量罢工、2012欧姆罢工及工会改选等,而且这些案例在当时的舆论影响恐怕比如今深圳的工运案例影响要大得多);然而几年前的那些舆论影响反而更大的罢工不但没有被政府完全视为麻烦,相反政府还积极介入、官方报纸也报道、官方工会还多少促使了资方的让步。现在,却祭出所谓“劳资冲突不断外部化和社会化”的说法,以此抱怨劳动维权越来越难办,说是理由不如说是借口。

 

       真正的理由和事实恐怕在于:几年前,资本家还有可能做出一定的退让,官方工会也知道工人通过集体行动能争取到一定的利益,于是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工人进取;而现在,尤其是近大半年来,资本利润受经济下行挤压,越来越稀薄,资本更倾向不退让,甚至连有实际意义的集体谈判都没有(这次庆盛工运就是这样),官方工会难以再支持工人,而令人咋舌的是,不但没有官方的任何部门(包括官方工会)支持工人,而且政府的劳监、公安等部门还与资本家联合起来打压工人维权,甚至官方还默许了恶毒攻讦工人维权律师团队的政治谣诼。由此变化来看,政府和官方工会的立场,分明是紧跟着资本家一起转变的。为了这样的转变,政府、官方的机构不惜自己猛扇自己的脸。

 

       工人维权运动的矛头向来针对资本家及其走狗。一般情况下,工人几乎是不会去主动挑衅政府的,倒是有相当多工人在万般无奈下求助于政府。可是相反,往往由于地方政府与资本家有利益关联,或者长久地惯于为资本家充当地方保护伞,主动去打压工人,甚至先发制人地主动进厂、打压在厂区内部和平停工抗议的工人,而且这种情况在最近两年越发频繁。

 

       当然,从近两百年来国内外的工人运动和阶级斗争的历史规律看,这些敌视和仇视工人维权运动的极右政治恶流如果继续肆无忌惮,继续有更多的打压、刑拘、判刑、诋毁、抹黑、封杀,必定会遭致广大工人群众更大不满和更多抗争,客观上会激发更多的工人运动。任何人、任何势力、任何阶级、任何政权,纵有再大的雄厚资本和政治能量,其主观上的厌恶或打压都不能制止阶级斗争的历史规律,反而只会让群众更加不满以至绝望。这种种打压、攻讦的恶流,都是在为火山爆发般的社会动荡准备能量更大的不定时炸弹。有关当局把广大工人群众树为自己对立面,等于自挖坟墓,套用一句流行语来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我们看来,工人维权运动的合法性不容诋毁,也是诋毁不了、颠扑不了、抹杀不了的。相反,如今有关当局欲把工人维权运动赶尽杀绝的高压维稳思路,越到以后将越发现不但无效,根本上不能“摆平”,而且还将有幸目睹到:一个必将加速觉醒的中国工人阶级,在当今资本经济埋下祸害必然引发的历史危机到来时,将会发起更有力量的自我组织和群众性反抗,更坚定地发出呐喊,翻起身来成为阶级斗争的主人。今天有关当局对待中国工人阶级的种种白色恐怖和政治抹黑,根本不可能把工人维权运动扑杀下去,倒是为一个更广大群众反抗的、走向阶级斗争的新时代拉开了序幕。

 

 

 

(责任编辑:安芯)
分享 |
版权申明:本网所发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版权。
免责声明: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载之文章不完全代表本网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