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动态新闻时评 专题论坛 内部通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时评 >

利得工运妥协策略反思与如何学习成功经验

时间:2015-07-06 14:01来源:工评社 作者:秩名 点击:
前不久,广州利得鞋厂维权经验宣讲团在深圳工人中又举行了一场宣讲会。这多少给工人带来了一些思考。从而更让人感觉到,我们工人更需要实实在在的策略经验的总结反思,而不仅

 广州利得工运的经验教训总结(下)


利得工运妥协策略的反思与如何学习成功经验

 

       前不久,广州利得鞋厂维权经验宣讲团在深圳工人中又举行了一场宣讲会。这多少给工人带来了一些思考。从而更让人感觉到,我们工人更需要实实在在的策略经验的总结反思,而不仅仅停留在团结的号召上。

 

       我们上篇总结文章已详细说明:利得经验证明了劳资理性协商思路会阻碍工人维权,工人因此更容易被资本家的骗术迷惑;讽刺的是,部分改良主义学者反倒还借利得案例证明劳资理性协商路线正确。似乎利得工人的教训没发生过一样,似乎工人被资本家骗得、被资本家害得还不够多。从工人立场看,那些犯了迷信劳资协商错误的工人代表,可能只是经验不够,但在劳资协商迷信的错误已经危害工人利益之后,再继续鼓吹错误,那就是骗人害人了。

 

       我们反对工人把劳资协商中暂时的妥协让步看做原则,而应该看做随机应变的行动策略。反对让工人无条件相信资本家的所谓诚意和所谓“政府的中立”。正是利得工运证明了这些迷信的错误。正是利得工人在实际行动和直接感受中克服这些错误才取得了大胜利。所有工友都应该吸取利得工人这些宝贵教训。


       劳资妥协策略与利得工运的经验教训

 

       一贯主张劳资协商的学者王江松认为,利得工人做到了“该罢工的时候就罢工,该复工的时候就复工,有张有弛,进退自如,而不会陷入到工人内部的纷争和内斗之中不能自拔,最终被政府和资方分而治之、各个击破”(2015-4-26,王江松的总结文章)。这种溢美言辞的泛泛之谈,恐怕无益于实际经验的总结。固然,2700多利得工人半年内三次大罢工,组织有力,确实做到了“有张有弛,进退自如”,但,是不是很好的做到了“该罢工的时候就罢工,该复工的时候就复工”呢?想必利得工人自己更清楚,这恰恰是最值得反思的。

 

       结合上篇总结文章所说的,4月罢工前夕的工人内部争议直接涉及有关“劳资协商路线”的严肃问题(而且还是当时许多利得工人骨干们盲目轻信的),而不是简单的小圈子之争。如果回顾利得工人三次大罢工历史,都会看到这条路线,在一些关键时刻导致了危险的局面甚至失利:

 

       1/去年12月6日第一次大罢工才刚开始不过几个小时内,53名利得工人代表竟然就匆忙与资方签定协议,在资方无实质让步情况下欲当天就复工。此举当即被全体工人无视。我们当时就指出这一过早妥协导致了极其危险的分裂。罢工实际持续了三天,结果是资方在书面公告中做出较大程度让步,代表劝解下工人才复工。

 

       2/去年12月15-17日第二次大罢工,在工人明显还士气高涨、资方又异常强硬(例如罢工当天资方管理人员扯破工人横幅、殴打老工人)情况下,劳方却“没有忘记对来自资方的妥协给予善意的回应”而做出妥协退让,结果以高温津贴欠发加班费公积金三项打包每年2千、6年封顶的结果结束罢工。其中争议我们不得而知,无从点评。但是引燃第三次罢工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利得工人认为第二次罢工中公积金一项做了太大的退让,所以劳方在第三次罢工谈判桌上就再次要求公积金“每年最少不低于1500元标准打包补偿”,当然最后只争取到比200元标准多50元的结果。

 

       如果第三次罢工对公积金诉求的大幅度妥协(每年补偿标准1500元下降到250元)是合理的,那么激发这次罢工的重要理由---“第二次罢工退让太大”就成了工人的错误判断;反之,如果第二次罢工的妥协合情合理,那么利得工人何以重新追究公积金诉求、再提出1500元的高标准推动第三次罢工呢?我们局外人很难判断其中是非对错,但仅从上述简单的形式逻辑判断中,必有一假。无论是哪一假,都可以说是劳资妥协一度导致了工人失利。这也值得利得工人反思。

 

       3/今年4月20日开始的第三次罢工中,在工人开始加大力度反击、资方第三天下午发出单方面口头广播时,全体工人代表第一时间表达了强硬反对,但劳工机构某活动分子却将资方的广播称为“重大新承诺”“取得了重大进展”,此后一直劝工人相信月底前资方会把钱打到工人帐上、配合资方要求工人复工。而实际结果是,在罢工的直接压力下,直到第六天资方真正把钱打到工人帐上,工人才复工。在这一环节,劳工机构尽心尽力劝告工人相信资本家、相信资本家和政府的联合公告、配合资政公告要求工人复工,但遭到多数利得工人的顽强抵制,最终,利得工人在自己的顽强坚持下赢得第三次罢工的果实。

 

       我们认为,首先对于利得工人来说,去年12月的前两次罢工的妥协失利恐怕更多是因为工人的不成熟所致——毕竟许多利得工人还是第一次参与集体维权、第一次认真考虑集体维权的策略问题、甚至是第一次很实际的考虑“劳资关系的本质”,难免有轻信和幻想的错误。但也正是前两次罢工,利得工人没有及时反思、倾听不同意见,反而再次被激发起对劳资协商、劳资妥协、劳资双赢的迷信,最终导致了第三次罢工前夕出现自觉配合资方、不利于工人维权行动的错误倾向(我们无法判断“被资方收买”,但如上篇总结文章所说,这个解释过于简单),在更新了谈判代表团队之后开始的行动,却又再次出现过早妥协的错误,甚至一度不惜背离工人立场、苦口婆心劝告工人再次相信资本家承诺。

 

       所幸的是,广州利得工人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展现了坚韧的阶级利益直觉和顽强的行动逻辑,临危不乱,抗争到底,成功抵制了错误和危险,赢得了第三次罢工的胜利(甚至在第三次罢工关键时刻,舆论都远远没有充分发挥作用,几乎可以说完全是工人依靠自己力量赢得了最终胜利)。最终,利得工友“1亿2千万的胜利成果”里,去年12月两次罢工赢得的三项补偿只有1700万元(此项数据由打工族北国提供),也就是说有1亿零3百万元的成果——即占三次罢工全部果实的86%是第三次罢工赢得的。

 

       也就是说,利得工人依靠“坚决不信资本家、只相信自己”的工人自主奋斗路线(甚至舆论都远未充分发挥作用的情况下)赢得的第三次罢工的实际成果分量,远远超过了对劳资协商带有模糊幻想的前两次罢工的实际成果分量。然而,正是经历了迷信劳资协商的错误和上当受骗,利得工人才成熟起来并赢得了重要的胜利,所以整个经历了迷误、曲折、成长的利得集体维权运动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不能割裂三次罢工的内在的辩证关系。

 

       根据利得案例宝贵的正、反经验,我们应当冷静理智的思考:劳资妥协只是策略,工人利益最大化才是原则。根据斗争形势和力量对比,如果发动某种维权行动或继续行动才有利于工人,那就发动行动或继续行动;如果形势和力量对比不利于行动,那就暂时保守、等待时机,或劳资妥协。既然是策略问题,是否妥协、什么时候妥协、什么情况下妥协都是可以灵活变通的。而且,策略调整需要密切联系多数群众努力做工作,取得工人多数支持以保持团结行动,决不应以个人意志和少数人意志强行替代多数工人集体意志,因为“工人阶级的解放是工人阶级自己的事”。这些就是利得工人的正、反经验应该带来的思考。


       应该带着批评审视的态度 积极学习广州利得工运的成功经验

 

       世上从没有尽善尽美的事物,尤其工人阶级的社会实践过程更是避免不了曲折、挫折和磕磕碰碰。本着工人自我教育自我成长前进的积极态度,既不能因为工人的前进过程中犯过错误、存在问题,就全盘否定工人向前进的努力,也不能因为“毕竟取得了1亿2千万的大胜利”就无视经验教训的总结,因为前人的经验教训对后人更顺利的行动或避免再次犯错都是很有教益的。

 

       回顾今年4月利得工人内部争议,无论工人代表还是其他工人中都发生过激烈的争吵,部分积极工人产生了消极情绪,甚至在罢工行动中还发生互相指责的令人痛心局面。但工人应当认识到,正是利得工友依靠着朴素的、自发的工人行动意志赢得了这次重要的斗争,这是主流;某些自觉的错误判断一度占上风,它们曾经给斗争造成很大的被动和危险局面,甚至还让工人经历了如同坐过山车一样的惊险,但最终没能得逞、没能拖住工人行动。因而,不能因为这些错误就否定利得工运的正面价值。

 

       其次,应该区分错误的性质,就像前面所说的,工人往往是因为不成熟导致错误,即使错误很严重但更应该欢迎改正,因为工人维权运动的前途还长得很,而另些人是因为其自身利益有别于工人切身利益、背离了工人立场,这种情况难以指望改变,工人能做到是始终强调我们自己的独立的工人集体立场、提醒工友警惕、必要时刻号召大伙坚决抵制。我们工人自己做过的事、自己发出过的呼声、自己挥洒过的汗水,就应该自己来反思,自己来总结,哪怕有错误、甚至自以为可笑的事,但这是工人自己经历的酸甜苦辣,就应该以工人阶级的胸怀气度,一分为二地反思总结。

 

       与全盘否定相反的态度是,一些工人和旁观者对利得工运充满溢美之词,但却“不愿再提不愉快的旧事”或者有些旁观者并不了解内情(作为旁观者我们也仅略知一二但从公开渠道已看到本文所讲的一些问题)。我们应该既充分学习工人代表组织化的成功经验,也反思总结斗争策略进退的种种经验。学院学者知识分子站在学术的立场或者固有的改良主义政治立场对工运充满溢美之词也可理解,但我们工人有工人自己的立场,其实质是工人的切身利益和长远利益,事关实际利益,也就是我们的劳动血汗,是不应该粗心大意、任人评说的。

 

       最后再说一点,工评社从来都不是劳工NGO,工评社仅仅是一个业余观察、研究工运的很小的网络平台(博客-论坛-微博),仅在网上与工友有过一点交流,始终是热心观察者。我们没有在工运中发挥什么实际作用,只是想在总结和研究方面尽一份微薄的努力,然而却曾因为反映过部分工人的不同意见,竟遭到有关人士私下的谩骂甚至警告威胁,不仅气度尽失,也令其同事难堪,这种狭隘偏私的气量无法理智对待我们工人的正反经验。工人阶级经验的推广,应该大公无私。

 

       比起对旁观者或其他厂外人士文章的点评,利得工人更需要自己做出深入的正反总结——如果觉得不适宜公开发,大可以印制工人内部材料坐下来交流;如果工人自己不好表达,可以开座谈会、做访谈让能写的人整理总结,甚或以自己的话对本社两篇总结文章提出具体批评、点评也可以(点评文字用其他颜色字体标出。

 

 

 

(责任编辑:安芯)
分享 |
版权申明:本网所发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版权。
免责声明: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载之文章不完全代表本网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