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动态新闻时评 专题论坛 内部通讯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时评 >

吴贵军与深圳迪威信罢工始末·吴贵军获得国家赔偿的判决书

时间:2015-06-23 13:05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点击:
吴贵军事件源于2013年5月迪威信三百名工人的罢工行动,该案例堪称近年来工人反击资本家跑路赖帐的抗争典型。

 

题图为荷兰左派支持吴贵军的图片


       一个平凡的工人──吴大哥

 

       吴贵军是湖南常德人,工友们都称他做吴大哥,除了因为他年纪较长以外,还因为他经常像个大哥般照顾其他工友。吴大哥的家庭背景在近三亿的农民工毫不特别,甚至可以说是典型:自中专毕业后就进城打工,家里父母年老体弱,母亲近来在做农活时摔伤,至今未好。吴大哥已婚,有两名小孩,一个在念中学,一个刚上 幼儿园,都在老家常德。由于家里经济负担很大,所以吴大哥和他的老婆,还有妹妹也要出外打工,小孩则独留在常德由两老照顾,是五千八百万留守儿童之二。

 

       吴大哥自2002年到深圳打工,2004年开始在深圳迪威信制品工作,在家具部门任开料技工已经9年了。他的工资包括加班费每月2500多元,如果加 班多则有3500元左右。吴大哥出来打工多年,除了养家活儿,也希望可以贡献自己的力量,帮助其他出外打工的工人。他当年因为自己受到工伤而开始认识到法 律对于工人维护自己权利的重要性,因此吴大哥一直跟工厂里的工友一起学习和宣传《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希望让其他工友更了解法律。吴大哥一直以来坚 持依法维权,保障工人权益不遗余力。跟很多工人一样,吴大哥的工作时间很长,但在下班后仍积极参加义工小组,每周风雨不改在工业区里宣传劳动法。他还帮助 同厂工友改善劳动环境,也协助其他老乡和工友,根据法律争取自己的权益。吴大哥将自己生命奉献给他的家庭,和其他需要他的工友,但却唯独遗忘了自己。

 

       丙、 这个老板太无良

 

       吴大哥工作的迪威信家品用品工厂,是1998年成立的深圳“三来一补”企业,老板夏海欧原是惠州人,后来移民到香港定居,故迪威信是家港资企业。吴大 哥是早期进厂的工人,算得上是老员工。工厂规模不算大,刚开始的时候有1000名工人左右,后来在2006年,工厂老板在惠州设厂,并逐渐将机器等资产转 移到惠州。据工友了解,惠州厂近年已发展到有近3000名工人,而深圳的工厂,则有计划地减少至今年只有300人左右的规模。面对这种明显地有计划的搬厂 行为,工人要求工厂说明并按照法律补偿工人,然而工厂一直没有理会工人的合理要求,也对后续安排不置可否,故此在近几年,迪威信的工人不满和不安全感持续 累积。之后老板更在2010年成立了一间新公司:“迪威信(深圳)家具用品有限公司”,以期最终完成将工厂转型和深圳工人遣散的目标。今年深圳工厂的订单 越来越少、加班的时间减少等众多问题出现后工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再加上前述的几个因素累积,工人最后选择了用罢工的方式维护权利,以尽最后的努力要求 与工厂谈判,目的的只是拿到法律规定原本应该属于工人的合理赔偿。

 

       吴大哥在这个过程中,从来没有放弃过依法维权,他在今年(2013)年初的时候,与工友联名写信给深圳当地的劳动部门和法院的法官,要求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依法处理工人面临的情况,希望在企业搬迁变动的情况下工人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合法的保障并能够得到合理的经济补偿,同时搬厂的行为不会影响和伤害到工人。然而他在这次遇到的搬厂事件中,却受到中国法律无情的伤害和打压。

 

       丁、 罢工及被关押的事件经过

 

       迪威信由本年年初开始,不断偷偷地搬走机器设备,工人后来得知5月之后工厂订单会大量减少,迫使他们在2013年5月7日阻止工厂把机器搬走,并正式开始罢工,要求老板对搬厂的事情作出说明和交代,并依法发放因搬厂而应该赔偿的经济补偿金。按中国《劳动合同法》第46条的规定,工厂如果搬离本巿(即案中的深圳市),而工人又不愿意跟工厂一起搬迁的话,用人单位应要补偿工人经济补偿金。然而,如众多冠冕堂皇的法律一样,这法律条文虽然存在,却并没有被全面落实执行。

 

       深圳迪威信的工人相当团结,全厂300多名工人,几乎全员参与罢工,并且选出七名(?)工人代表,吴大哥是被工友们推选出来首席谈判代表。可是谈判一开始就陷入僵局,因为老板并不愿意支付你要任何经济补偿,甚至不愿意出面处理问题,所有具体的谈判事情都是交由律师处理。工人感到被忽视,丝毫得不到尊重,致使部份愤怒的工人,在谈判首天即冲出马路阻塞交通以表达不满,即所谓“堵路”,部份工人则到工会等政府部门求助。吴大哥并没有参与“堵路”,也没有到政府部门,他选择留守在工厂。

 

       选择到政府部门求助的结果,是被踢皮球耍太极,在政府部门不作为下,使得工人既失望又愤怒。而在罢工的首天,更有深圳宝安区石岩镇(即工厂所在地)派出所的警察到工厂斥责的行为,并要求工人立即复工,不要再“搞事”。本来理应保护人民的人民警察,不但丝毫不关心工人要求,还斥责工人的维权行动。工友们感到被遗弃和压迫,对此更是十分愤怒。

 

       吴大哥在罢工期间主要做了三件事:一是发微博,在国内媒体对工人集体维权噤若寒蝉的情况下,尽力在网络上发出微弱的呼喊;二是参与谈判,将罢工工人的共同要求放到谈判桌上,也将现实的困难(例如老板的决绝)带回工人当中,调整要求与目标;三是以对劳动法和对法律仅有的知识,协调及建议罢工工人的意见,尽量在表达工人要求的同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和阻碍。认识吴大哥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老好人,凡事只想着他人(不管是同厂工人还是社会大众),少有考虑自己,相信摆事实,讲道理,甚少激动,更从不冲动。

 

       由于吴大哥过去积极参与普及劳动法的工作,也是关注劳工问题的NGO的义工,所以使他在罢工期间受到派出所更多的关注和问话,更一度被房东迫迁,但他并没有退缩,直接搬到工厂里住。由于吴大哥得到罢工工人的信任,老板曾私下要求他退出罢工,只要他放弃与其他工友共同进退,就会给予他超出法律的赔偿,但都遭到吴大哥的拒绝。

 

       在罢工两星期期间,工人多次要求政府部门和工会介入事件,协助工人争取赔偿。工人也曾两次集体到该区政府部门上访,可惜最后得到的,只是老板赔偿每名工人每工作一年补偿人民币400元的决定,这一标准远远低于法律的赔偿标准(法律是一年一个月工资,而当时工人的月工资有2700元左右)。这个结果工人当然难以接受,当他们决定第三次集体到龙华区政府部门上访的时候,工人代表和罢工工人对于行动的安排出现分歧,工人谈判代表对于第三次集体上访持有保留意见,然而罢工工人大多数的意向是不想再等下去。所以,最后在5月22日的早上,在没有通知谈判代表的情况下,罢工工人第三次集体上访。由于吴大哥与另一位
工人代表为了罢工守住工厂,是住在工厂里的,他们无法阻止的情况下只有陪同一起参与了这次集体上访,但在上访的路上,吴大哥一直劝工人往回走,但当时工人们一心要前往市政府寻求解决,依然继续前行。最后在上访途中所有工权被政府的防暴警察阻截和围捕。据一位工友忆述,当时参与集体上访的工友有200人左右,全都被抓了。大部份被抓的工人第二天天就被释放了,但有近20名工人被行政拘留在派出所13天,而其中吴大哥、另一名工人代表和另一名参与集体上访的女工被特别的刑事拘留在看守所内,这意味着这三人被正式追究刑事责任。几天之后,工厂发出通告宣布解雇所有谈判代表,并单方面宣布终止谈判,赔偿降至400元一年。罢工工人因为担心影响仍被拘留的工友和代表们,唯有停止罢工,并与工厂解除劳动关系,希望以此换取仍被拘留的工人能尽快获得释放。

 

       经过约37天的拘留期,在看守所内的三名工人,除了吴大哥之外,另两人都在6月29日被取保候审。在取保之前,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在他们被拘留的第35天左右,有自称与公安局有关的人联络三名工人的家属,要求每名家属付人民币3000元,他就可以协助释放被拘留的工人。最后另外两名工人被释放了,但吴大哥却被正式逮捕,并进入起诉前的侦查程序阶段。被刑拘后除了受委托的律师以外,中国法律不容许任何人,包括家人,在判决或被释放之前探访及接触被拘留人士。所以吴大哥的家人只能尝试循不同的渠道,包括任何自称来自政府或公安局的消息人士,希望获得些微的消息。目前,经律师到检察院查询确认,吴大哥已被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移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劳工领袖吴贵军被维稳入狱终获国家赔偿


       湖南籍农民工吴贵军,原来是深圳迪信威公司员工,由于该公司搬厂没有给员工合理的安置补偿,吴贵军作为维权谈判代表参加了集体维权,被深圳宝安警方抓捕并交由宝安区检察院批捕和起诉。在被刑事拘留后,由于证据不足,深圳公检部门多次补充侦查,最终认定吴贵军无罪,撤回起诉。在被刑事拘留371天之后,吴贵军被无罪释放,吴贵军坚持申诉国家赔偿,今天终于获得国家赔偿。一代劳工领袖吴贵军,依法维权,无所畏惧,终于等到迟来的正义。


       吴贵军事件源于2013年5月迪威信三百名工人的罢工行动,该案例堪称近年来工人反击资本家跑路赖帐的抗争典型。在发现资本家再次偷偷往外搬机器时,深圳迪威信厂工人当即罢工拦住了机器外运,但是资本家耍赖皮、在谈判中对工人寸步不让,当地政府无能又偏袒老板,导致罢工僵持二十多天之久,更在2013年5月23日遭到严厉打压,300名罢工工人在向市政府请愿路上悉数被打被抓,工人大多被关了几十天,唯独罢工维权谈判代表吴贵军被关押至今已超过371天。这一抗争无论从劳资对立尖锐、工人斗争水平,还是从地方官员的亲资及打压迫害来看,它都已经是2013年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起工运事件。

 

       附件:《刑事赔偿判决书》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

 

       刑事赔偿判决书

 

       深宝检控申赔决[2014]110号

 

       赔偿请求人:吴贵军,男,1972年6月7日出生,身份证号码43242719720607**37,汉族,中专,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易家渡***村1组01096号。系本案被告人。

 

       赔偿请求人吴贵军于2014年7月11日以本院错误逮捕为由,请求本院对其被无罪鞍押371天,作出国家赔偿及精神抚慰金10000元,并要求本院对其恢复名誉和消除影响。本院于同年7月22日决定立案办理。

 

       本院查明,赔偿请求人吴贵军因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于2013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刑事拘留,经深圳市宝安区检察院批准,于2013年6月28日被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依法执行逮捕,由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侦查终结,于2013年7月29日向本院移送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13年9月10日退回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补充侦查,2013年9月26日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补查重报;2013年11月7日再次退回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补充侦查,2013年12月6日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再次补查重报。本院于2013年8月28日、2013年10月23日、2014年1月6日延长审查起诉期限。本院于2014年1月21日以被告人吴贵军涉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宝安区人民法院合议庭经开庭审理后,认为指控吴贵军构成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审判委员会讨论,于2014年5月20日,建议本院撤回起诉,2014年6月6日,本院决定撤回起诉。2014年6月11日,深圳市宝安区法院裁定准许本院撤回起诉。2014年6月18日,本院检查委员会以深宝检委决定[2014]23号会议决定,对吴贵军作存疑不起诉处理。吴贵军已于2014年5月29日被宝安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释放。

 

       本院于2014年7月23日上午,承办人通过手机13410****16通知赔偿人到本院检务大厅协商,并充分听取了其意见。赔偿人认为按国家法律规定办理没有意见,但是坚持精神抚慰的赔偿人民币10000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本院认为:赔偿请求人吴贵军被刑事拘留、逮捕直至被本院决定存疑不起诉,其有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本院作为赔偿义务机关应当给予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五条之规定,赔偿请求人吴贵军自2013年5月24日被刑事拘留至2014年5月29日释放,期间被鞍押371天,每日赔偿金按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200.69元计算。即(371天*200.69元=74455.99元)。应予赔偿吴贵军无罪鞍押计人民币74455.99元。对于吴贵军提出的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未造成其精神损害严重后果,不予赔偿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现决定如下:

 

       赔偿贵军无罪鞍押计人民币七万四千四百五十五元九角九分(74455.99元)。

 

       如不服本决定,可以从收到本决定之日起三十日内向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申请复议。如对本决定没有异议,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之日起向本院申请支付赔偿金。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

 

       2014年7月29日

 

 

       相关报道:【第一位因为罢工而被国家起诉的工人】工人代表访谈录之吴贵军

 

       罢工事件:迪威信(深圳)工厂工人罢工维权

 

 

(责任编辑:安芯)
分享 |
版权申明:本网所发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版权。
免责声明: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载之文章不完全代表本网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