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在行动 工会在行动 企业在行动 政府在行动 社会在行动域外动态
返回首页

瑞典工会集体谈判权保工人

时间:2015-09-24 10:02来源:小锤子公众号 作者:小锤子 点击:
解决罢工的最佳办法是什么?公司厉行军事管理?政府指派武装警察镇压?重金礼聘人力资源顾问教路?都不是。瑞典制造业工会(IF Metal)代表向惟工记者表示,定期而普及的集体谈判

 

 

       解决罢工的最佳办法是什么?公司厉行军事管理?政府指派武装警察镇压?重金礼聘人力资源顾问教路?都不是。瑞典制造业工会(IF Metal)代表向惟工记者表示,定期而普及的集体谈判可免除工人罢工之苦。该国的集体谈判权历史可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规模庞大,现时每隔三年就藉此商讨拟定全国工时上限工资下限,政府毋须就最低工资立法,打工仔基本权益一样有保障。面对财团撤资的威吓,工会代表Ulf轻松淡定:「你想撤就撤!」因为工人早有对策。相比之下,香港曾一度获立法局通过的集体谈判权法例,回归后旋即遭临时立法会废除,本地打工仔说不定已经与「瑞典模式」擦身而过。

 

       百年前跨国界反战 宁撑挪威工人不助政府出兵

 

       瑞典制造业工会上月30日访港,工会成员Erik和Ulf指瑞典早在1905年已享有集体谈判权。工会现有32万名会员,占行内工人76%,甚具代表性。工人的工会入会率高,工会与资方谈判时才有代表性;但若无集体谈判权,工人不觉得工会有助改善自身待遇,也就没有动力加入工会。

 

       瑞典在十九至二十世纪初有强大的工人运动,1902年曾发动总罢工争取普选。1905年,在瑞典王室管治下的挪威爆发独立运动,瑞典的社会民主党不但没有被爱国主义洗脑,反而支持挪威人民争取独立,宣言「瑞典工人宁可与挪威工人团结,粉碎瑞典暴改」,掀起反战浪潮。工人拒绝服兵役协助镇压独立运动,并威胁再次发动总罢工。政府企图立法禁止罢工,结果激起更强烈的民愤。在工人运动健全发展下,集体谈判权后来亦逐渐巩固。「透过集体谈判达成协议之后,在协议生效期内我们不会罢工。」Erik解释,全国层面的集体谈判大约每3年会举行一次,工会和商会就着谈判对垒,内容包括最低工资和最高工时,「政府在谈判里面没有角色。」瑞典打工仔的基本收入并非靠政府立法处理,而是靠集体谈判保障。

 

  「三年一度的全国集体协议只不过是设定劳工待遇底线,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雇主有权提出比这条底线更差的待遇。」Erik补充:「具体安排就要再视乎地方层面和工厂层面的集体谈判结果,有可能争取得到胜过全国底线的待遇。」目前瑞典有41项全国层面的集体协议,内容涵盖最低工资、工时规管、件薪与月薪、加班费、保险和假日工资等。

 

       高科技不怕关厂 企业为工人教育付账

 

  有集体谈判权保障打工仔各种权利,财团会否嫌赚得不够,威胁撤资?「他们喊撤资已喊了50年,实际上近20多年也有不少公司将生产线移到其他国家,像纺织业就接近全部搬走了。」

 

  不过Ulf却完全不怕这些恫吓,「他们说要撤资,我们说『你想撤就撤吧!』」企业关厂打烂工人饭碗,对各国打工仔而言往往是恶梦,经常因此掀起激烈的反关厂抗争,但瑞典工会却早有应对策略保住大家饭碗。工会判断低技术的生产线容易被迁往其他国家,工人职位亦更易流失,因此一早支持当地工业向高科技发展,尤其是产品研究及发展部门。「高科技产业竞争力高,又需要更多高学历工人,企业就变得难以撤资了。」

 

  为协助原本的工人顺利过渡到高技术岗位,而不是像香港工厂北移后连累大量熟手技工沦为低薪的清洁工或保安员,瑞典工会非常重视教育和训练,集体谈判里也会处理这些范畴。Ulf指出,「工会都支持改善专业教育,会施压要求雇主付钱承担工人培训。」将职业训练定位为企业有责任承担的国家产业战略,而不是推卸为要求打工仔或未来打工仔自掏腰包「自我增值」,亦有助避免劳工阶层或其子女背负巨额学债。

 

       工会成员互助 失业保险抗撤资

 

  除了教育,失业保险也是瑞典工人不怕撤资的原因。Ulf和Erik并不同意香港舆论那种对综援户的妒恨,认为打工仔一旦失业亦应该享有合理收入,「我们有很好的社会保障,因为失业了也不必担心马上断了生计,工人就不害怕企业撤资。」

 

  Ulf指工会是互助组织,工人有失业基金,他们向工会缴交250瑞典克朗(约233港元),一旦失业即可领取失业保险,有工开的会员与无工开的会员同甘共苦。由于收入有着落,失业工人毋须为急于找到新工作而自行压价,又或者强行转职到其他工种。

 

       三年一度 民主机制选工会代表

 

  Erik和Ulf的同事Peter表示,集体谈判的基础是团结而且组织起来的工人,同时也要有民主机制确保一般会员的声音得以向工会反映。「我们工会的代表都由一般会员选举出来,工会大会一共300名代表,都是每3年从全国各地工作场所选出的。

 

  「瑞典工会历史悠久,打工仔通常都有加入工会的习惯。」即使如此,Peter指工会依然十分重视会员招募,负责与工人熟络并听取意见的组织者就很重要。「大约有10%工会会员其实就在担任劳工组织者。我们也会借助社交网站,例如在Facebook跟其他工人聊聊近况,再约出来面对面交流。」

 

  不过工人之间亦非事事意见一致。Peter承认白领工人和蓝领工人对政治的看法不同,白领对改党比较抗拒,未必想工会和政党合作。

 

  近年欧洲排外风潮迅速冒起,前人为支持境外人民权益而奋勇罢工的跨国界精神已告褪色,他认为对民情也有影响:「种族歧视越来越严重,西班牙、英国、法国、德国、瑞典,欧洲到处都是。」Peter指排外情绪在瑞典的确影响部份工人,但仍不至妨碍工会实际运作。有意加入工会的工人,均须签署一份同意书,包括同意「不分种族支持行业工人共同利益」的宗旨,「我每年大约会遇到两三个工人因此拒绝签署。」

 

 

 

(责任编辑:安芯)
分享 |
版权申明:本网所发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版权。
免责声明: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载之文章不完全代表本网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