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谈判法规 理论研究成果中国工运史实 资料汇编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数据分享 > 中国工运史实 >

军阀吴佩孚对律师刘芬抓而不杀之谜

时间:2014-04-17 17:02来源:网络 作者:秩名 点击:
旬日以来、汉口既发生党狱,借口宣传过激主义,捕去刘芬、杨德甫、许白昊等数人,北京亦有捕拿张国焘等数人之事,本党宣言及章程,性质公开,与所谓过激主义绝非同物,人所共见,无从

       律师刘芬是在1924年5月13日被捕的,理由是有工党嫌疑。当时他住在汉口清芬二马路雅廉里8号。汉口平安里8号被认为是工党机关所在,杨德甫、周天元和黄惠三人最先在此就擒。稍后,在德润里22号,同党许白昊、吴玉山、钱财生等数人也被堵个正着。他们都被解送到武昌陆军审判处讯办。接下来又传闻湖北的国民党要人李书城之弟李书渠,也被稽查处捕获,一时风声鹤唳,社会顿呈不安状态。

       杨德甫是1922-1923年京汉铁路大罢工的核心主导人物,工潮失败后,他遭到通缉但未被捕获。一年多后他突然回到汉口,仍难免被军警抓获。当时外传他被捕的原因,是军署先得上海侦探密电,称杨德甫受广东孙中山密令,纠集党徒回湖北,试图纠集工人起事,于是饬令稽查处实施逮捕,工党之狱遂起。

       京汉铁路大罢工正值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次高潮期间,被军阀吴佩孚镇压下去后,工运形势又陷于低落。京汉铁路总工会与湖北省工团联合会法律顾问施洋,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被杀害的。因为是共产党员,所以所以在大陆版本的京汉铁路罢工史中,会突出施洋和京汉铁路总工会江岸分会委员长林祥谦的角色。事实上杨德甫所发挥的作用,应比林祥谦和施洋更为重要。而在施洋之外,刘芬是另一个受牵连进入媒体视域中的律师。

       杨德甫、刘芬等人被逮捕后,传闻被搜出名册一本,牵涉各界甚多。嗣后稽查处又检查到一封信函,陈报给军署,“其中所述李书渠等勾结工人学生,宣传过激情形,历历如绘。”虽然该函是否真确,外人不得而知,但军署对于这个案子,无疑是更加重视了。

       媒体随后曝出,杨德甫最初在陆军审判处受审时,绝不承认有勾结工人情事,后受到酷刑,始供出有接受广东孙中山密令,来湖北“谋乱”。律师刘芬的供词如何,媒体尚未探悉,但其政治身份已经揭晓。刘芬确为老国民党员,但是国民党中的学者派,不仅法学渊深(曾任军政府司法部长),且亦谙熟佛学。在被捕以前数日,外传刘芬已被任命为国民党陕鄂豫执行委员会农工商部长。有人怀疑他的被捕即和此次任命有关。

       刘芬是社会闻人,此番被捕,引发各界瞩目。武汉律师公会在刘芬被捕次日,致函军署,要求释放。湖北省议会议长屈佩兰、副议长刘楫则一起往谒湖北督军萧耀南,请求保释。萧耀南以没有收到上级来电为由,表示不便作主,但保证刘芬绝不致死。

       在这之后,保刘的函电,日必数起,一般人以为他过几天或许可以释放了。不料5月24日吴佩孚自洛阳来电,要求将刘芬、杨德甫等六人押解到洛阳讯办。吴佩孚的副官率第三师兵士43人前来迎提,25日傍晚即将六人由湖北陆军审判处提出,押送至刘家庙,搭乘专车赴洛阳。当时刘芬、杨德甫等人的眷属,均去车站送行,但6人被军队包围,无法与家人晤面。报载当时的情形是“哭声震天,惨不忍闻”。汉口黄镇守使署派了一连的士兵随车护送,可见其重视程度。

       接下来的媒体报道是:到达洛阳后,5月27日晨,吴佩孚亲自审讯数语,即将杨德甫、周天元等五人,拉出去枪决,只有刘芬尚在羁押候讯。

       在刘芬被押往洛阳后,湖北省议会恐怕刘芬也不免一死,故特以全体名义致电洛阳营救,不妨看看函电内容:

       “洛阳吴巡阅使钧鉴:湖北律师刘芬,因涉工党嫌疑,在汉被获。查该律师家世清白,为人亦甚谨饬,平日并无过激行动,此次仓卒逮捕,恐系误受株运。现闻解赴钧署就讯,群情颇为疑虑,本会代表民意,未敢壅于上闻,务恳钧署鉴察下情,网开三面,恩施一线,俾该律师有路自新,感激图报,当不仅结草衔环已也。临电无任惶悚之至。湖北省议会议长、议员全体同叩。”

       在这些要求放人的文本中,值得特别关注的还有“中国国民党敬告国民书”。这份公开宣言称,“旬日以来、汉口既发生党狱,借口宣传过激主义,捕去刘芬、杨德甫、许白昊等数人,北京亦有捕拿张国焘等数人之事,本党宣言及章程,性质公开,与所谓过激主义绝非同物,人所共见,无从厚诬。本党党员为主义而活动,亦绝无轨外之行为,可以供人罗织。军阀之出此,无非本其盗憎主人之意,知国民苟为国事而奋起,则彼之违法乱纪,必将无所逃罪,故敢悍然对于国民之前驱而加以妨害,且不恤加以诬蔑,以期阻止国民之进行。本党党员入党之始,已决以此身为主义之牺牲,夫何淫威之足恤!惟我国民当知军阀此举,非仅向中国国民党而挑战,乃向中国国民而挑战。盖今日军阀心目中之大敌,实为国民,本党党员特为国民之前驱而已。”

       国民党的宣言,可谓掷地有声。在那个时代,关心国脉民瘼的仁人志士,很难不被执政当局的暴行和资本家的贪婪所触动。作为律师,刘芬所为工人争取的权益,在今天看来多么理所当然,他也是在力行追求一个新世界。但历史赋予我们的智慧恰恰在于,对他们历史行为正当性的评估,要放置于一个更长时段的发展帷幕上。在镇压工运上,说吴佩孚就是一个刽子手,不会有大错。但问题是,那些革刽子手命的人,执政后对异议和工运的残酷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政治其实并不好玩,如果参与者的智慧仅限于敌友站队的层面。

       律师刘芬的命运是,他在1925年1月被释放,一同出狱者还有杨德甫等人。此前关于他们被枪毙的报道,是听信了误传。此时,吴佩孚在直奉战争中败北,已经离开洛阳。黄埔军校在半年前创建,国民党的实力开始大增,他们将创造一个比北洋军阀政府更为专政的年代。

(本文事实部分,主要依据《申报》1924-1925年相关报道)

(责任编辑:leonard)
分享 |
版权申明:本网所发原创文章版权归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及版权。
免责声明:中国集体谈判论坛所载之文章不完全代表本网观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